汉鼎“九大军区司令”之厉紫阳 | 拒绝平庸,不走寻常路的人生最刺激
    发布日期 [ 2016-07-18] 浏览次数:1138
     成功之路无定法,条条大路通罗马。有人甘于寂寞,用极致平凡构建不凡;有人拒绝平庸,“青春须早为,岂能长少年”,他们追求不断超越的人生,于挑战中打破一成不变,从而体验人生的刺激。汉鼎宇佑线上资源整合板块负责人厉紫阳无疑是后一种。
    厉紫阳一直很感谢六年前的自己,感谢自己一次勇敢的决定,正是那个选择让他如今的工作与程式化、枯燥、重复说不。告别种种无趣,搭上汉鼎快车飞速前行,厉紫阳用一句话为这六年做出注解,“可能对于我来说,因为难,才好玩吧。”

     
    我就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
     
    据说,人除去睡眠只能活一万多天。问题是,你到底活了一万天,还是只活了一天,却重复了一万次?
    记得近两千年前,汉朝有一位大贤,早年做过一段时间公务员,工作就是抄书,每天抄抄抄,乏味、无聊,终于一言不合扔了笔,然后便是北击匈奴,出使西域,三十一年间,平定西域五十多个国家,为民族融合做出巨大贡献。没错,这就是投笔从戎的班超。
    程式化的工作日复一日,班超心中的无趣,厉紫阳想必感同身受。出生于1985年的他说,如果没有2010年的那次闪电辞职,如今自己的日常应该很好想象——早上8点到单位,整理资料、接待来访企业、提供咨询辅导、结束换一家企业再来一遍,然后带着一身疲惫打卡下班……
    更早前的2008年,厉紫阳刚走出大学校门,滨江区发改局成了他职业生涯的第一站。彼时《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》刚刚修订,厉紫阳的主要任务是提供咨询服务,为企业答疑解惑。很快,这个新人就淹没在了纷繁复杂的工作中,因为全新政策出台,很多企业一头雾水,所以每天过来寻求帮助、了解细节的公司排成长队。在厉紫阳的印象里,经常一个上午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,“因为人实在太多了。”
    一晃两年过去,业务逐渐纯熟,但厉紫阳并没有如设想般进入所谓的“舒适区”,反而是“瓶颈”的感觉一直折磨着他。“每天都在重复建设,枯燥,成长的空间也不大。”厉紫阳说:“总而言之,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”
    于是,这个“不安分”的年轻人开始广撒简历,也许是缘分,因为流程繁琐,很多滨江区的大企业没有很快给予回应,最先伸出橄榄枝的是汉鼎。厉紫阳回想起当时汉鼎宇佑集团董事长王麒诚给他面试的情景,“就觉得这个公司很有诚意。”所以,仅用了一周,厉紫阳办好了所有手续,2010年,他正式成为了汉鼎的一员。
    六年前的选择,为厉紫阳的人生打开了另一扇门,忆及当年,他说这样的选择是必然:“可能我就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吧。”
     
    一切从零开始的苦闷
     
    厉紫阳初来汉鼎,公司还在现代国际办公,当时规模不大,总共六七十人,待在两个不相邻的办公室里。
    开始总是伴随着阵痛。2010年的汉鼎,没有享受过任何政府的政策扶持,内部没有完整的创新体系、没有完善的核算体系,也没有任何高新技术企业的头衔。对于厉紫阳而言,如何搭建包括技术、人力、财务等多方位的创新体系,如何申报高新技术企业,如何最大化让公司享受政策扶持,一切都要从零开始。
    那段日子,这个高大的汉子,就像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中垦荒一般,除了苦闷就是苦闷。
    苦归苦,厉紫阳还得和时间赛跑,工商管理专业毕业的他须尽快熟悉公司的构架,须在最短时间内恶补不甚了解的智慧城市相关业务、电子信息相关技术,“比如要申请个补贴项目,答辩时听取汇报的都是行业资深专家,而我自己什么都不懂,还得硬着头皮去主讲,怎么办?”
    技穷之下,厉紫阳只剩堆时间一条路——提前许久开始准备,请教各种专业人士,不断修改PPT,汇报的前一天晚上,厉紫阳在家中反复模拟演讲的场景,“讲到最后自己都想吐。”
    所以那段日子,厉紫阳的关键词就是加班加班加班,没有周末,没有年休,整整两年,“别人一到周五就很开心,我到现在对这个好像还是没有什么概念。”结婚那天,厉紫阳请了半天假和老婆去领证,当晚又偷偷回到公司加班,结果差点把键盘跪穿。
    2014年底,厉紫阳的女儿出生了,“工作很忙,也没什么时间陪她,一直是奶奶带着,所以不怎么亲近。晚上睡着了我把她抱过来跟我们睡,结果醒了,看着我就哭着又要过去和奶奶睡。”说到这里,他有些愧疚。
    付出总有回报,从2010年起,汉鼎宇佑及旗下多家公司通过了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,汉鼎还成为了“国家规划布局内重点软件企业”、拥有省级重点企业研究院,申请了一百余项的自主知识产权,不仅如此,公司已经多次承担国家级课题项目,年均拿到的政府补贴资金超千万。 
    成绩很亮眼,不过厉紫阳说,最大的回报是公司对自己的认可,千金不换。
     
    新的挑战和新的兴奋点
     
    王麒诚常用“交钥匙”来形容厉紫阳的执行力,一项工作交给他,基本不会有多余的事情,就像造房子,告诉他目标,就等着从他手上拿钥匙入住了。”今年一月,王麒诚找到了厉紫阳,交给他一项新任务——牵头将汉鼎的孵化体系做起来。
   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、前途未卜的新任务,厉紫阳眼中只有兴奋,“人生就是要让每一天都有不一样的新鲜感”。6年前到汉鼎之初,除了公司设定的岗位任务——高新资质申报之外,厉紫阳还详细地罗列了建议公司马上着手做的事情,总共33项——推陈出新,谁不喜欢?
    领了任务,厉紫阳随即规划好了自己的工作节奏,他计划逐步把汉鼎的孵化体系建立起来,包括众创空间、加速器、投后服务等等,最终打造“工位+孵化+众筹+资本+加速+退出”闭环机制的综合创业生态社区,为汉鼎宇佑生态系统提供助力。
    提到汉鼎宇佑生态系统,不得不说的是,今年三月汉鼎公布了家族版图,这个大生态中,汉鼎共参股控股了135家公司,分布于信息技术、影视传媒、资产管理、健康环保、金融控股五大板块的19个领域。版图很宏大,域内流量资源的整合同样是一个浩大的工程,这一次,王麒诚再次想到了厉紫阳。
    厉紫阳梳理一番后,自己都很震惊,一方面是域内竟有如此众多优秀的企业,涵盖了个人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;另一方面,产业与产业之间的叠加究竟能达到怎样的效果,令人满怀期待。
    他说自己已经开始着手做三件事,其一,进一步调研每家公司的主营业务,他们的优势在哪里、模式是什么、未来要做什么;其二,这些公司的瓶颈或者困难在哪里,资金、流量、资源等具体痛点在哪里,以便尽可能为他们提供服务;其三,对于域内资源之间的流动,起到桥梁的作用。
    “希望通过长期的服务和沟通,在关键的时候,我们能为好的企业送出助攻,同时,我们也要在资源流动间探寻新的商业模式和机会。”厉紫阳说,“这和我们要做的孵化体系也可以无缝衔接起来,玩法会很多,不重样。”
    汉鼎宇佑九大军区,其它军区更多承担起生态系统里的基础工作、布局工作,是未来的基石。厉紫阳认为,自己所做的是在这些基础上把生态系统的点串起来,串成线、串成面、串出火花,做到产业协同和产业衍生,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生态系统联动和化反。
    当然,厉紫阳深知这一切的难度,“但困难方显价值。”小伙子又一次被点燃了斗志。
     
COPYRIGHT@HAKIM UNIQUE GROUP ALL RIGHT 联系我们 浙ICP备13001602号